首 页 组织机构 母校新闻 通知公告 服务校友 校友捐赠 《山大校友》 征稿启事 办事指南 领导信箱
  秩年聚会               
  您所在位置: 首页» 秩年聚会»
 

生命中的珍藏——大学同学20年聚会

发表日期:2010.4.23  

 

 

    2008430日中午,我坐上从北京开往太原的K609次列车,已经许多年没有坐过硬座了,八个多小时不吃不喝,坐在一个方寸之地的空间中不动让我有些眩晕,有些气短。临近五一,车厢里的走廊被塞得水泄不通,天气格外地闷热,人们的说话声、间或有为争抢座位引起的吵闹声都似乎显得很遥远,我的心提前回到目的地,意识所及尽是20年前的回忆。太原虽不是我的故乡,却是我青春的家园,我归心似箭,我要去捡拾我的青春岁月,我要去会我阔别已久的老师和同学。20年啊,一个生命已经落地成才;20年,一个人的命运已经水落石出;20年,我们在生活的每一个角落里勤奋耕耘;20年,让我们坐下来,慢慢咀嚼,慢慢回味……
    
火车还没有到榆次,我的手机就开始响起来,一会儿是电话,一会儿是信息,老纪、老桑和玉萍不断地提醒我,下火车打的到山大校门对面的海鲜酒店,他们备好了晚宴在等我!这是回家的感觉啊!去过世界上那么多地方,有几个地方坐着你的兄弟姐妹备好了饭菜在等你?这是夜晚,本该是一个失落孤独的时刻;这是在异乡,本该是一座陌生冷漠的城市。然而,万家灯火中,有六双期盼我的眼睛,田云青、李安平、老纪、老桑、玉萍,还有老纪的宝贝女儿淼淼,我的心没有寂寞的机会,我只愿火车在任何一声长鸣之后停在我要到的车站,火车怎么越来越慢呢?
    
我走出车站,人潮涌动,十几个警察在站外面的广场上排成两行人栏,出站的人群就这样被疏导着慢慢涌出来,走了很远才开始能自由行动。哦,太原,我又回来了!
    
我坐在饭桌旁,饥肠辘辘,狼吞虎咽地吃着饭,贪婪地吮吸着生活中最单纯、最真挚的同窗之意。坐在你们的身边,我多么踏实!多么幸福!多么安然!吃过那么多次的山珍海味,为什么唯有今晚的饭菜最合口?你们从六点坐到九点等我们,只吃了凉菜,只喝了茶,把最名贵的热菜留着等我和淑林回来。你们白天里忙了那么多的事,晚上还有那么多的事情在等着处理,你们很累,你们很忙,然而,你们无怨无悔地在等我们。我不敢抬头,我担心我感动的泪水会冲淡我们相聚的喜悦,我担心抬头看见你们脸上的沧桑,你们眼中的疲惫,难道我们不是都在最疲惫的年龄吗?八岁的小侄女淼淼天使一样地乖巧可爱,竟然淑女般地走过来把我的上衣拿去用衣架撑起来挂进衣柜!太原从生活走进我的灵魂深处。
    
晚饭后,我们走进山大的校园,走进20年前深深的回忆中……
    20
年前,十八、九岁的我们走到一起,被分在84级外语系英语专业3班,我们20个人---7个男生,13个女生,老杨、老纪、玉萍、老桑、鞠香、淑林、卫莉、老郭、稻子、兰美丽、小兰、老杜、王俊虎、李根、田云青、赵耀兵、李安平、梁文武、陈小竹、还有我。后来又进来李海燕、吴广莲、陈香莲、周大庆。我们成为一个集体,一个懵懂、真诚、单纯、友好的小集体,四年大学生活中,我们留下太多共同的回忆……
    
泼辣聪明的老杨,博学善良的老纪,陷入爱情不能自拔的玉萍,漂亮妖媚的老桑,淳朴率真的鞠香,憨厚本色的淑林,优雅恬静的小卫,心直口快的老郭,娇弱诗意的稻子,温婉安静的兰美丽,大眼睛的小兰,爽快的老杜,憨厚内秀的王俊虎,老成持重的李根,深情款款的田云青,俊俏的小白兔,真诚的李安平,神秘的梁文武,慢条斯理的陈小竹,还有我呢,我该如何形容呢?那要看你们的印象了,我的自我评价是,外表勤奋严峻,内心惶恐自卑。
    
在外语系教学楼的那个窗户朝阳的小教室里,我们开始了第一学期的课堂生活。
    
早晨的前两节精读是寇学敏老师的课,永远忘不了的是她那一口纯正的北京话。
    
泛读课老师是邵小杨,她真漂亮啊,一条粗长的辫子垂在肩上,大眼睛,穿着时髦的黑色皮夹克和牛仔裤,不胖也不瘦,不高也不低,她转身到黑板上去写单词的时候总习惯把辫子向后一甩,那份潇洒与美丽真没得说!泛读课都是在下午,很困乏的时刻有这样一位很抢眼的老师在场是很提神的一件事,可惜每次只顾欣赏她的衣着长相,根本没有心思阅读那些毫无趣味的英语文章。不知道男生们是不是更欣赏她呢?
    
词汇学老师说话很讲究,教我们女生说话优雅的方式,让我们把猪蹄子说成猪手,把镜子说成丰韵的顾问
    
河南大学的刘炳善教授来给我们讲勃朗特姐妹的故事,情到深处时,他在讲座上唏嘘良久,全场学生为之动容。
    
英国文学老师是外教温克,他成为我文学世界的偶像。当年,他年轻英俊,博学聪明,幽默风趣,这个世界上似乎没有他没有读过的书,没有他不知道的作家,他以文学为生命,以文学为乐趣,没有任何功利之心的处世之道深深地影响了我的一生,让我立志:做老师就做这样的老师!
    
美国文学总是后两节,外教塞姆总是按时按点在12点下课,一分也不提前,害得我们总是在美国文学课的中午没有饭吃,老桑泡方便面,我吃的一般都是饼干,喝开水。哈佛大学毕业的塞姆讲英语太快,文学术语又多,我们总是听不懂,似乎有人反应到系里,他后来就改变了方法,一上课就开始写板书,我们就埋头苦抄,笔记写满了两大本,我现在还保存在手头不时翻看,总有新的发现。老桑有时候逃课,塞姆就在晚上来宿舍找她,给她单独安排补课时间。有一次我去西安回来,塞姆也专门用下午的两个小时来给我补课。那天下午学的什么我早已记不得了,但是,这种敬业精神却永远感动我。
    
毕业后的许多年,我都深深被这两位外国文学老师影响着,回味着他们的做人和文学功底,感激山大外语系给我们请来了这么高水平的外教,也惭愧,因为当初两位外教的学识和人品在年少无知的我们看来都是想当然的事情,然而,随后的许多年,他们的影响却越来越大,甚至无形地矫正了我的人生轨迹。如果是现在,以我们的阅历和人生经验,我们是可以与他们进行一些对话的,而那时候,我们太年轻,太无知,我们真的有些愧对他们的付出。不过,从另一方面讲,他们让我们感佩了这么多年,他们的影响渗透到我们的工作态度中,他们也应该是很成功地做了一次老师。我当大学教师17年,文学课的讲授总是以他们为标准。
    
我们的精读老师何老师像一个家长一样,永远代表着我们大学时代长辈的尊严与关心,他黑瘦的身影总在教室外面一边抽烟,一边等我们。他对每一个语言点的解释是那么清晰,他对我们作业的批改是那么认真,连一个标点符号也不放过。记得有一次他让我读课文,我把house读成了 horse,他为我正音,到现在每当见到这两个单词我都会不由地想起何老师,想起他写在我的作业本上的每一个批注。现在,在我的精读课上,我一直要求自己像他一样细心、敬业,一丝不苟。
    
还记得我们的欧洲文学史老师宋启安吗?他像摄影师一样,浑身都是口袋,每次上课把卡片装在这些口袋里,每当讲到文学作品中的人名或作家时,他都会变戏法似地,伸手准确地从某一个口袋里及时摸出一个小卡片来,读出这个人物的名字,比如约翰克里斯托夫大卫科波菲尔卡拉马佐夫安娜卡列尼娜托斯陀耶夫斯基”……他的博闻强记和满腹经纶让我惊为天人!
    
我们的大学语文老师,瘦高的个子,讲课的时候总喜欢用莲花指轻巧地比划着,京剧小旦的碎步在讲台上边讲边移动,神游天外,很投入地讲解古文。我们的翻译老师彭教授在我们身上费尽心血,情急之下给我们背不出汉译英的学生打负分。我们的英美散文老师高健教授,每次上课都坐在讲台右上角的桌子后面,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我们,批评我们不知道惜时如金,然后开始他洋洋洒洒的英语散文欣赏……
    
元旦联欢,外语系关了门,三层楼的走廊里挂满五彩灯火和谜语条,宿舍里放满各种小吃和饮料,走进哪个屋子都是欢声都是笑语,幸福的时刻仿佛没有尽头。我们宿舍在打牌,我一边玩一边喝放在手头的葡萄酒,不觉中一瓶所剩无几,渐渐昏晕起来,继而成大醉,再由大醉变成伤感,平时积淀下的生活委屈涌上心头,哭成泪人,一个宿舍的七位姐妹陪我劝我安慰我,和我一起泣不成声。我们闹了一夜,折腾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去何老师的精读课上,个个睡眼惺松,不记得何老师批评我们,可见,他终究是一位慈祥宽容的长者,留给我们的都是榜样的力量。
    
有一次,我和玉萍过生日(我们俩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啊,不知道你们忘了没有),我们几个姐妹正在宿舍庆贺的时刻,楼下的李根敲门进来,带来了两个煮熟的鸡蛋,还是热乎乎的,上面有他们全体宿舍男生的签名!许多年后,我在想:他们是如何知道了我们的生日?他们在哪里买的两个鸡蛋?又是用什么器皿煮的鸡蛋?可见,他们都是多么温柔细心重感情的男孩子,也许正是因为这些品德,今天,他们个个都事业有成,家庭幸福。
    ……
    
往事如烟,人生如梦,然而,亲爱的同学们,有你们相伴,这场梦五彩缤纷,这些往事色彩绚烂。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艰苦劳作,尤其是我们现在这个年纪,上有老下有小,我们没有很多享乐的时刻。然而,我们的四年大学生活却成为辛苦人生沙漠中的一片绿洲,成为疲惫跋涉者的一个泉眼,它成为我们最纯真心灵的展示,苦涩的回忆也好,甜蜜的记忆也罢,只要是在那个18岁的花季经历过的,都是最美最真的宝藏,而与这宝藏一起搁置在心灵深处的永远是你们---我亲爱的同学们。正是因为你们,我这个没有兄弟姐妹的孤儿、从小生活在家庭纠纷和矛盾中的孤僻者感受到了一个大家庭的温暖和友爱,懂得了如何爱人以及被爱。正是因为有了你们,山西,太原,这个曾经让我感到惶惑和陌生的省份和城市成了我的第二故乡,成了我生命中喜悦的兴奋点。也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我的大学生活成为我生命中美丽丰富的乐章,而你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不可替代的音符。
    ……
    
我的思绪回到眼前的聚会中,200851日的晚宴上,文瀛楼的餐厅被我们这一届学生沸腾了,老师和同学们的把酒问盏,把生活中的势利和丑恶嘲笑得无地自容,把世界上的烦恼和人生宿命抛洒到九霄云外,这一刻只有84级外语系,只有我们88届的外语系归校生!
    2008
52日下午,文瀛楼的402房间里,老杜要搬家,提前和鞠香走了,小卫也被同学们逼着回家和孩子团聚了,梁文武去买火车票还没有回来。李根和老纪坐在窗前的两把椅子上,老杨站在靠墙的床边,李安平站在她的对面,老桑盘腿坐在靠窗一个凳子上,玉萍半躺在靠里的床上,我坐在她对面的床沿上,陈小竹斜靠在桌子边,李海燕站在李安平的右边,赵耀兵站在李根的旁边,每个人都似乎想同时和所有其他的人聊天,一会儿听听这个人的讲话,一会儿回应另一个人的笑声,我们谈着,聊着,吃着零食,喝着饮料,竟忘记了生活中还有曲尽人散的时候,竟忘记了几个小时以后我们就要说再见,也许又是另一个20年才能再见面?!我们不去想那么远,我们只要时间和人生定格在眼前这一刻!
    
终于要说再见了,身边剩下老杨、老纪、玉萍,淑林、李根、梁文武和李安平。拥抱了老杨,彼此眼睛红红的,心情开始掏空似地没有着落。梁文武开车送我们到火车站,李根和老纪跟车相送。太原火车站的广场上,我们照相,我们聊天,李根给我们讲网络的便利,我们让所有的谈话驱散离愁,李安平的行李箱被我们冷落在身后,差点丢失。转身离去的那一刻,老纪说:还好,我们各自都有人相跟,这比一个人走好受点儿。还有什么话比这更能让我们彼此解脱?
    
太原,我终于明白了,这么多年,无论风雨如何飘摇,无论生活如何颠簸,无论身处何地,为什么我永远牵挂着你,因为你承载着的是我们青春的梦想,你见证的是我们的同窗情谊。太原,我带着期盼而来,载着激动离去。坐在北京的家里,我双手合掌,闭目祈愿:愿我们生命中的另一个十年,另一个二十年里,大家继续健康快乐地生活着,天涯海角,只要有我们彼此的牵挂和思念,生活永远充满信心,充满希望!让我们彼此珍藏,让我们珍重自己和家人,当我们再相聚的时候,我们一样地健康!一样地快乐!一样地年轻!

Copyright© 山西大学校友办 版权所有
电话:0351-7010208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山西大学办公一楼 邮编:03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