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母校新闻 通知公告 服务校友 校友捐赠 《山大校友》 征稿启事 办事指南 领导信箱
  校友文苑               
  您所在位置: 首页» 校友文苑»
 

说不尽的三十年

作者:中文系78级 李建荣   发表日期:2014.12.8

    
    三十年是漫长的,它意味着万水千山;
  三十年是短暂的,一切都发生在昨天。
  亲爱的山西大学中文系七八级的同学们,大家好!在这个梧桐又秋雨、把酒对菊花的美好季节,我们这些相识相知已达三十年之久的昔日同窗,今天又在母校重逢了。母校的天空,碧蓝如洗,母校的花木,姹紫嫣红,母校的新楼,气宇轩昂,母校的师生,匆匆忙忙……母校变了,少年游子江湖老,归来物是人已非;母校没有变,母在家中盼儿归,一片深情似旧时。此时此刻,在弦歌声中,让我们的思绪回到从前,回到莺飞草长的从前,回到青春年少的从前,回到让我们魂牵梦萦的三十年前——
 
  校园结缘 书海泛舟
 
  我们这一代人的命运,注定要和一位伟人的名字联系在一起———这位伟人就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正是邓小平结束了文化大革命的浩劫,拨乱反正,正本清源,开启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伴随着一个盛世的到来,科学的春天、教育的春天也来到了!高考制度的恢复,无疑是这春天里的第一声惊雷!
  还记得吗?在1978年的金秋十月,你从晋南大地、他从太行山深处、我从雁门关外……我们从四面八方一起来到山西大学,一同步入知识的殿堂,怀着惊喜与新奇的心情,我们开始了大学生活。
  还记得吗?那个时代没有富翁,我们大都出自草根阶层,来自苦寒之家。一块上海牌手表,便是一件可供炫耀的奢侈品;一条警蓝色的直筒裤,便是时髦的代名词;五分钱一份烧茄子,两毛五一份过油肉,我们吃得津津有味;坐上电车进城去,我们什么也买不起。我们清贫,我们快乐
  还记得吗?我们都有一个相同的校园生活路线图,那就是宿舍教室食堂自习室或阅览室”,循环往复,单纯至极。我们单纯,我们快乐。
  还记得吗?我们读《论语》,“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我们读《老子》,“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我们读《诗经》,“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我们读《离骚》,“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我们读《左传》,“郑伯克段于鄢,烛之武退秦师;我们读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我们读李白,“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泻入胸怀间;我们读苏轼,“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我们读关汉卿,“ 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我们读《红楼梦》,“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我们读《三国演义》,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我们读胡适,“大胆地假设,小心地求证;我们读鲁迅,“房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还是枣树;我们读莎士比亚,“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我们读卢梭,“包法利夫人就是我;我们读托尔斯泰,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们读萨特,存在即真理他人即地狱;我们读英语———在教学主楼后面的小树林里背英语单词,感觉真不如唐诗好背;我们读伤痕文学,一次次掉下眼泪……
  还记得吗?我们曾经有过一次次的争论:为什么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文化大革命为什么会发生?两个凡是为什么甚嚣尘上?左派为什么总受欢迎?怎样看待毛泽东晚年的错误?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为什么一夜解体?美国为什么如此强大?邓丽君的歌为什么会打动人心,风靡校园?潘晓何故要问人生的路为什么会越走越窄?顾城为什么要写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一句我爱我的妻子的诗为什么会惊世骇俗?白桦的《苦恋》难道真的是不爱祖国了吗?文学不是政治的婢女,我们的文学评论为什么总偏重于政治标准?生活的真实和艺术的真实到底是什么关系?形象为什么总大于思想?人生当走正道正门,社会上为什么流行走后门”……在气氛热烈的课堂上争论,在灯影晃动的宿舍里争论,在一汪浅水、热气缭绕的澡堂里争论,在往来的书信和油印的校刊上争论,争论时我们各执一词,面红耳赤,甚至大动肝火,出言不逊,但是争论过后,雨过天晴,烟消云散,真是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同心之言,其臭如兰。
  还记得吗?一个个年轻的、中年的、年迈的老师,如春蚕吐丝般,把他们所拥有的知识一点一点地、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我们,他()们除了几件整洁的衣裳,满书架的老书和新书,一点微薄的薪水外,几乎再没有什么私产,他()们视学生们为最大的财富。他()们或性情温和,慢条斯理,或热情洋溢,口若悬河,或偏爱古典,咬文嚼字,或钟情现代,偏重今文,讲到会心处,灵光一现,妙语连珠,眉飞色舞,举座叹服,于是朗朗的笑声和潮水般的掌声便会淹没了偌大的教室。可以说,正是这些可爱的老师、正是这些伟大而又平凡的园丁们言传身教,耳濡目染,使我们有了诚实、勤勉、朴素、礼貌、优雅、宽容等最基本的教养。我们的学识、我们的人格、我们的信念、我们的价值观,无一不打着老师们的烙印。虽然说,校园的四季轮回交替,花儿开了又谢,谢了又开,草木绿了又黄,黄了又绿,老师们讲过的许多话都已经模糊,但老师们的有些话无疑会与我们相伴一生,如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就是财富知识分子是社会的良心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士大夫之耻是为国耻君子忧道不忧贫位卑未敢忘忧国业精于勤荒于嬉嚼得菜根,百事可做等等。至今,我们都为自己能遇到这样一批可亲可敬可怀的老师而感到幸运和骄傲!
  还记得吗?校园里的我们情窦初开,开始追求朦朦胧胧的爱情,有的后来开花结果了,有的则是一场春梦……“青春啊,青春,你是离枝花,你是过头云 ”,“撑着油纸伞,独自徘徊在悠长、悠长、又悠长的雨巷,我希望碰着一个像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吟着这样一类带着甜蜜的忧愁的诗句,我们在校园里度过了自己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人世沧桑 海棠依旧
 
  1982年的秋天,我们结束了大学生活,向母校挥手说再见。
  我们如鱼儿入海、鸟儿入林一样,踏入了一度离我们有些遥远的社会。
  社会如五光十色的舞台,令人神往,又如金庸笔下的江湖,深不可测。
  一些同学进入了机关大院,从最普通的职员做起,为同事们打水扫地,为领导写讲话稿,为外调或开会去出差。渐渐地,在经历了许多挫折之后,在遭受过无数次白眼之后,有人对他们青眼相加了,于是他们熬出头了,小树已成材,麻雀变凤凰。如今,他们手握实权,身居官位,实为时代之宠儿,颇具呼风唤雨之本领,但他们谨记达亦不足喜,贫亦不足悲的古训,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清清白白,负重前行。他们是我们同学中出色的一群。
  一些同学进入了报社、电视台等文化单位,当上了无冕之王。报纸上经常看到他们的名字,电视上经常出现他们的身影,他们一直在为天地立言,为时代立传,为百姓请命。如今,他们或成为报社的社长、总编,或成为电视台负责人,掌握着一定的话语权,但他们思想解放,又谨言慎行,渴望变化,又立足现实。他们也是我们同学中出色的一群。
  一些同学进入了国有企业,经历了从老大老大难的一系列变革和阵痛,学文字的改行搞建筑,玩文学的搞起了电力,读古书的研究起挖煤,但他们聪明勤奋,博学多思,人一能之我十之,终于,他们在陌生的领域里也颇有建树。他们也是我们同学中出色的一群。
  一些同学下海经商了,成为了百万富翁或千万富翁,曾经的艰辛成了过去,人前的风光谁不羡慕?但他们记得孔子善即是富的教诲,记得老子知足者富富贵而骄,必遗其咎的告诫。他们出手阔绰,而内心仍然是朴素和真诚的,他们知道钱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人的尊严和幸福主要不是由钱、而是由思想和感情来决定的。他们依然在打拼,依然在吃苦。他们也是我们同学中出色的一群。
  一些同学屡经磨难,饱经坎坷,或失去了晋升的机会,或失去了到手的钱财,或与曾经相爱的伴侣劳燕分飞……他们仍然在社会的底层苦苦挣扎,仍然在为柴米油盐、衣食住行而辛勤奔波,仍然在为命运不公而愤愤不平。但他们没有放弃,没有沉沦,而是在继续坚持,继续守望。他们也是我们同学中出色的一群。
  一些同学则已经遭遇不幸,撒手人寰,与我们天上人间,阴阳永隔。我们诅咒那可怕的病魔,诅咒那飞来横祸,诅咒那摧残人折磨人的苦难,但红尘滚滚,世事难料,一切都已决定,一切都难挽回。默念着一个个曾经挂在嘴边的名字,想着这些曾经朝夕相处、情同手足、活力四射、笑靥如花的同学们,如今他们的生命已化为一缕缕青烟,清冷的月光照着他们的一座座孤坟,这怎能不使我们仰天长叹,泪雨纷飞呢?!
  三十年过去了,盛年不再,青春远逝;
  三十年过去了,大家都已娶妻生子,人到中年,“而发苍苍,而视茫茫
  三十年过去了,往日的喧哗与骚动如今已变为沉静与恬淡;
  三十年来如一梦,庄生是蝶,蝶是庄生?
  三十年后喜重逢,悲欢离合,一言难尽!
  所幸故人依旧,海棠依旧!
 
  今宵离别 声声祝福
 
    彩云易散,盛宴难再。
  刚刚团聚一堂,离别的笙箫就已经奏响。
  亲爱的同学们,让我们为母校祝福,祝愿她历百年风雨而枝繁叶茂,育万千学子而情深意长;
  让我们为恩师们祝福,祝愿恩师们青灯黄卷著新书,含饴弄孙养天年;
  让我们为每一位同学祝福,祝愿大家有一份事业,继续去开拓,有幸福的家庭,继续去营建,有争气的儿女,继续去培养,     有老朋友和新朋友,继续去交流,有无穷的快乐,继续去追求。让每一位同学都过上好日子,这也是一个永恒的主题;
  让我们为我们的人民祝福,祝愿他们在改革开放中得到实惠,在太平盛世中感受繁华;
  让我们为我们的国家祝福,祝愿她继续上升,继续进步,国运昌则民安,国运衰则民困,我们每个人的命运都永远和国家与民族的命运联系在一起;
  再过三十年,我们来相会,希望我们仍然快乐,仍然健康,仍然有一颗年轻的心;
  入学三十年,两鬓染秋霜,赴宴会旧友,把酒诉衷肠。
让我们为往事干杯,为同学的友谊干杯,为我们的明天干杯!

Copyright© 山西大学校友办 版权所有
电话:0351-7010208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山西大学办公一楼 邮编:03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