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母校新闻 通知公告 服务校友 校友捐赠 《山大校友》 征稿启事 办事指南 领导信箱
  校友文苑               
  您所在位置: 首页» 校友文苑»
 

半生犹是追梦人

作者:杨春娥   发表日期:2010.6.25
  
  
还记得离开母校山西大学二十年后的那个夏天,大中午天热的很,路上几乎没有行人,静静的,只有我一个人在母校的林荫大路上慢慢地散步。因为评职称,我又来到了母校。二十年,中国社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母校也面目全非。熟悉的景物不多了,但我们曾经上课的教学主楼还在,我们的教师还在。这条马路也是夏日里每日黄昏我们散步走过的。所不同的是,马路两边当时拇指粗的柳树都长大了,依依垂柳,浓荫蔽日,幽静中偶有青春飞扬的年轻大学生散漫地走过。树犹如此,人何以堪?往事历历,诸多感受,不一而表。
  很难忘离开母校的那些日子,二十岁的我竟然为了爱情和文学之梦,离开父母和我富裕的家乡,跑到荒凉贫穷的晋西北。没有人理解我,现在的我也不理解当时的我了。只觉得那个女孩真傻真傻啊,不知道人间的愁苦,不懂得人生的艰难,没有人逼迫,自愿报名去晋西北那个我从来不知道的忻州了。亲人们开批斗大会般把我围着,责骂我,母亲的泪水没有完。倔强的我,还是要去。就那么在同学们的真诚祝福去了。
  三十年似乎是梦,就那么一下子就过去了。今年的五一,我们全家去西安,见到了著名的文学大家陈忠实和贾平凹。当老公把他六部长篇小说送给贾平凹时,当贾平凹很热情地和我们吃饭聊天时,我真的有一种做梦的感觉。文学之梦多么美好,我能和中国最著名的文学大家成为朋友,我真的觉得在做梦。贾平凹给我算卦,给我儿子留言。儿子激动得说要让他的同学看留言。呵呵,又是一个追梦人!
  人们都看到你幸福的欢笑,而你走路的艰辛只有自知。几乎有十年,我都骑着自行车,从小城的北边到南边上班,路很远,走到一个狭长的小胡同里,全是胡同人家倒出来的脏水,总是污脏泥泞,且是上坡路,越走越吃力。到了胡同尽头,是一个土山头,再爬山,而我工作的学校就在小山头上。气喘吁吁再五分钟才到了学校。钢丝面土豆吃的我胃疼,自己悄悄哭完了继续微笑,读书,教书,写作。贫穷,没有钱,一个孩子病逝,我心疼得睡不着,几乎想死。
  记得那个中秋节,零星的鞭炮响着,只我和他两个人在马路上散步。在这个荒凉的小城里,没有朋友没有亲人,而我们两家的亲人都不理我们,我们成了世俗的叛逆者,两个人有种相依为命的感觉。到现在我都忘不了那个晚上,我们无语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走啊走,几乎转遍了小城的大街小巷,那晚的月亮那么美那么大那么亮,如水的月光的河里,只我们两个人浸泡着,我们都不愿意回家,就那么走啊走,直到累极了,我们才回到自己的家。
  当时我在自己的日记里写道:“……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钱,只有我们两个人用白开水干杯,我们彼此鼓励温暖着对方,往前走。……”所以两个人第一次合出散文集起名《与你同行》,第二本我个人的散文集《一路走来》。真的,一路走来的故事很多,也许老了我会给自己写本回忆录,写写那些故事,真实的,执着认真生活追求个体生命的感受历程。
  三十年太长又太短,时间的残酷写在我们的心上和脸上。群殴亲爱的大学同学们还记得当年那个傻乎乎的天真烂漫的丑丫头么?我只有在照片里见到了。在大学毕业纪念册里见到了。能微笑着走到了今天,感谢命运感谢同学们曾经给我的诸多祝福。最后再说一句,我亲爱的大学同学们,无论现在你们变得多老多丑,我都还爱你们!三十年前和三十年后的今天,我都始终相信,在这个人世间,除了人性的丑恶,人性的美好使我们热爱生活和生命!使我们依依不舍地携着走完今生今世!

  (作者为中文系79级校友。)

Copyright© 山西大学校友办 版权所有
电话:0351-7010208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山西大学办公一楼 邮编:03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