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母校新闻 通知公告 服务校友 校友捐赠 《山大校友》 征稿启事 办事指南 领导信箱
  校友文苑               
  您所在位置: 首页» 校友文苑»
 

渊 智 园

作者:徐龙伟   发表日期:2009.9.15
 
    “渊智园”是母校校园中一个“园”。
 
  “渊智园”的确切位置就是我们在读时男生住过的2号楼之南,中文系独立食堂之南,大操场之北,主楼之东,中间坐落着图书馆的那块空地。相信在1979——1983的四年里,很多同学的很多记忆都与那块空地有关。
 
  记得中文系独立食堂吃份饭是男生们总是把饭端到那块空地上围着圈狼吞虎咽,看到女生们穿过那空地把同样多的一份饭端回宿舍去,总要悄悄说几句期待或遗憾的话......
 
  记得我们在一年级秋末冬初的寒冷季节里军训,在那块空地上列队,匍匐,瞄准,在泥        
  土与寒风中相互鼓舞积淀情谊......
 
  记得有几位女同学子啊那块空地上的额简易乒乓球台上为一些男生拆洗被褥......
 
  记得常有同学提上马扎,坐在那块空地的僻静处,读书,讨论或参加小组会议......
 
  四年间,在那块空地上发生过许多事......
 
  我留校工作后得知,早在我们大四那年,时任校长甄华就已提出了把那块空地建成一个小花园的构想。遗憾的是甄校长的这个提议一出当即受到非议遭到反对,据说有人甚至上书到省委反映此事,并给以“浮华浪费”的定性。在那个认知刻板,观念落后,百废待兴,资金短缺的年代,似乎注定了小花园会遭遇难产的命运。难能可贵的是,学校主要领导并未轻言放弃,虽然迫于压力曾数次在干部会议和职工大会上作过有类似于说明的“检讨”,但同时也在做着只是要给学子们的精神创造一个物化空间的解释。后来,小花园的建设终于以先栽树为标志开了端。甄校长调离山大后,继任者们坚持逐年完善,才首先使图书馆以东的那一部分空地变成了花园。
 
  一九九二年,为迎接母校九十周年校庆,学校决定进一步美化校园。我当时正在总务处任职,提出了将图书馆西侧空地也扩建为花园与东侧花园相接,以及把全部学生宿舍外墙涂刷为红面白柱的立项申请,两个项目都顺利地得到了学校的批准。数月之后 ,这些设想都变成了现实。
 
  小花园建成后,当时的党委书记相丛智同志倡议为学校的各条道路,学生宿舍,小花园征集命名。“渊智园”被最终确定为小花园园名。从此,小花园有了一个很有味道的名字。
 
  十几年来,校园管理部门精心管理者这个园子。如今的“渊智园”花,草,树,石生机盎然,湖,桥,廊,池小巧成趣。从早到晚背诵与朗读之声,练歌与学舞之乐,散步与私语之人,健身与游戏之群,各得其所,和谐怡然,俨然是山大与山大周边人的乐园。
 
  十几年来,不论是校庆院庆纪念日,还是入学,毕业整年聚会时,常有回母校探师,怀旧,相聚的学子选择“渊智园”观光,拍一些照片留念。大家找寻过去的影子,欣赏现在的园子,将它视作母校胜景。每年的新生入校,老生毕业,都会将“渊智园”作为拍摄纪念照的佳点。渐渐地,“渊智园的名字由校内走向校外。
 
  十几年来,学校不少敏智之人不断地将“渊智园”作为学术交流活动命名,思想知识代指或励志鞭策用语。我就发现学校的报刊有时会出现“渊智园”的照片,也有的直接以“渊智园”做栏目名称,校园电台也常用“渊智园”的景点做片头,学生社团活动也常冠以“渊智园”之名,就连短期学习班或文化传播机构也喜欢使用“渊智”二字。
 
  “渊智园”这袖珍小园因为坐落于大学校园,悄然保存了越来越多的学子们的美好记忆,吸附了越来越浓的大学文化韵味,勾连了越来越远的校友情思。于是,我不由大胆设想:若干年后她会不会像珞珈山,未名湖一般,成为山西大学的一个形象标识呢?可以断言:如果山西大学声明更旺,“渊智园”也会名气大作,反之,若“渊智园”名气大作,也就意味着山西大学声明赫赫。我们完全可以期待,也许这一天并不遥远。
 
  我由于毕业后留在母校,不仅参与了“渊智园”由空地变为花园的建设,而且更多地品味了她的旖旎气息。与此同时,“渊智园”也见证我的成长和幸福。我和爱人由在园址空地上穿梭的青葱学子步入中年,从教为师,也已是桃李芳菲。我的孩子由在园中蹒跚学步嬉戏玩耍的幼儿,长大成人,远飞京城。从这个意义上讲,这园子又像是我的同事,家人和友人。
  
  (作者简介:徐龙伟,中文系79级校友,山西大学成教院党委书记。)

Copyright© 山西大学校友办 版权所有
电话:0351-7010208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山西大学办公一楼 邮编:03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