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母校新闻 通知公告 服务校友 校友捐赠 《山大校友》 征稿启事 办事指南 领导信箱
  校友文苑               
  您所在位置: 首页» 校友文苑»
 

怀念五十年代山西师院

作者:赵志忠   发表日期:2008.10.22

  山西大学创建于1902年,建国后学习苏联院系调整,老山大分为山西师范学院,太原工学院和太谷农学院。我们是1955年全国统考分配进入山西师范学院的。后来适应形势发展,又在师院基础上改建为综合的山西大学。我正是回忆的那个中间阶段的大学生活,以免被后人遗忘。
学习空气浓厚

  我们是1955年入学,全国统一招生,山西生源不足,新生中本省占三分之一,京津占三分之一,河南占三分之一,论程度正规高中毕业的占三分之二,三分之一是调干生,他们有的是工农速成中学毕业,有的就是自学考的,我就是自学成才这一类。我原来是省立第二工业技术学院毕业,没有上过高中文化课,靠工作中挤时间自学,当然不会考得很好,报北大没被录取,分配在山西师院物理科这是新创办的专科,第一期,以往是生物、物理、化学在一起的。不管是师院也好,专科也好,由于当时正处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内,全国是一派欣欣向荣景象,人们都有所追求,有所理想,像我本在太原热电厂工作,苏联专家帮助建厂,是全国141项工程,环境和条件不错,但那里搞技术工作的,大都是清华大学,北洋大学、南京大学等毕业的,对我们这些低档次的技术人员刺激很大,所以决心要上大学,成为国家建设栋梁之材。
  我们的师资不错,系主任张永仑先生,老辅仁大学毕业,在老山大是就来了山西。代普通物理开初是索国栋先生,后来是郑华文先生(北师大研究生毕业,后来担任副校长),代理论力学和物理教学法的是郭本宏先生,代理论物理和无线电的是司徒达先生,还有马列主义、心理学、教育学等,每位老师都认真教学,学生遵守纪律,用心听课,发现问题,当堂请教。我的数学特长,被选为数学课代表,给同学搞些服务性工作,平时我的数学学得不错,参考书一大堆,但一次考试仅打了四分(满分5分),把我气的几天放不过劲来。我们几乎每晚都要到图书馆二楼自修室学习,哪里有长桌、台灯、秩序安静。一学就是三个小时,大学生嘛,自己读书是非常重要的。学校图书馆藏书十分丰富,我们常借一些平时见不到的书刊浏览、细读,如“五四”时期杂志,人生八大派哲学。青年嘛,好奇性强总想弄个究竟。
  那是政治学习较多。苏联斯大林逝世后,内部情况发生了变化,所以《人民日报》“论无产阶级专政历史经验”和“再论无产阶级专政历史经验”两篇社论,敲响了警钟。以后又到市里听了毛主席“论十大关系”、“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重要讲话,使大家更加关心国内外大事。院长梁园东,民主人士,不大出面。学校苏贯芝副书记报告能吸引住人,大家侧起耳朵听,还不时做些要点记录,那时党的威信高,青年人普遍关心政治,积极要求进步。山西省委陶鲁笳书记、华北局黄自岗书记、文化部周杨部长报告总是挤满会场,另设分场通喇叭听讲。大家学专业、学政治、什么也想学好。在毕业时,全班都合格,没有一个人没毕业。

生活丰富多彩
  
  那时学校风气正,没有乱七八糟的事。
  大家生活在阳光下,党的温暖之中,1953年总路线颁布后,一化三改迅速开展,56年敲锣打鼓欢迎私营工商业改为国营、集体工商业经济。学习周围的农村也进入高级社。在校园内常听到锣鼓声,走出去常见到游行和跳跃欢乐的人群,因此学生心里高兴,在愉快中过着大学生的生活。
  青年人天生爱动。体育活动自觉参加,每天早上绕着体育场跑两三圈,下午还要光着膀子打篮球,扒单双杠,当然冬天还要在临时的冰场滑冰嬉戏,体育比赛,也都积极参加。
  文艺活动形式多样,一般是学校组织,以系以班参加,星期六舞会每周照例进行,京津同学有基础,跳得好,那些京津女校花,穿着高领中式上衣,素雅的裙子,平时就引人注意,舞会上就更招人青睐。我们这些山西老土,也到场观看,久而久之,也就入了场,有的宿舍抱着镫子练,总想也能跟上大队伍。、
  我们住在宿舍楼六号,一层东半个,每个家三个双人床,六个床位,中间有四个桌子并在一起供自修用。一个屋子的住二年,最熟悉的好朋友,我与河北唐山来的姬竞俊同学,同住上下铺,成了终身密友。它分配在晋中汾阳县,当了一中校长。那个时代人朋友就是朋友,不夹杂着金钱酒肉关系。、
  在五十年代,食堂伙食非常满足,一桌八个人,六个小盘菜,分到碗里吃,主食大米,蒸馍随便吃的。只有星期六,晚饭是排队打饭,常常是卤面,有肉,有素,很香,如果去得早,可以排两次队,一些人饭量大一点的。每月十二元的伙食费,体育系十九元,要多做一些菜。师范院校有国家补贴,一般不出伙食费。
  青年人也谈恋爱,互相介绍对象,但没结婚,也没有乱七八糟的事,那是风气正,大学生能不顾脸面吗?
                                                                               暴风雨中得平安

  1959年是不平凡的一年,将要毕业时,来了个整风运动和反右派斗争。六七年,当为号召大鸣大放,校园内贴出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开始主要针对官僚主义,外地学生毕业后不能回到原地,意见很大,矛头对着分管文教的副省长王中青,画着他两腿跨在娘子关两边大山上,口喊“修的出关!”逐渐有了些反党言论,什么党天下,专制、没自由,学生主要要民主,要求准定参考消息,鸣放形成辩论、斗争,语文系四年级李英奎学生提出“强权就是真理”,并加以阐述,太下同喊口号,上台辩论。张建教授提出“人性论”,仓颉教授“历史证实说”都引起广泛的争论。在全国鸣放形势起了变化之后,形势急转直下。山西师院党员和部分积极分子也到城市开了秘密会议,第二天,全面反攻开始。有位署名牛四的先生说“武则天一声令下,百花齐凋”,我当时同情牛四的观点,说牛四先生是对的,不应马上收兵,应深入辩论。因此,在班里整风讨论时,我受到批评,又检查我的读书笔记,没有发现什么。但鉴定意见立场不稳,使分配工作也受到一定影响。其他几位同学也有类似错误。虽有几位归国华侨,也未受政治迫害,全班没有一人反为右派,七月几时就离校了。在反右更深入时,到了新的岗位,也可以说躲过一劫。其他系不少教授和有才华的学生反为右派,甚至影响到他的一生。
  我分配到最艰苦的平顺县,因为家庭为上中农,舅父又在就政府做过事,经多年的考验,1971年才批准我入党。但总的还是党培养我念大学,入了党,担任公社书记、县体改委主任等中层领导。我知足,我女儿也留美当了大学教授,老伴也是党员,其他子女也独立可以生活。百年校庆我和长治市的几位同学都去参加了,重游故地,重忆旧事,有多多喜悦之事,未了之情。参观了物理实验楼,看到山大今日宏伟发展,更是喜笑颜开,振臂欢呼!

  (作者简介:赵志忠,山西壶关县人,山西大学物理系55级校友,毕业后在平顺县一中任教,后陆续担任平顺县公社书记、壶关县一中校长、壶关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及县体改委主任等职。)

Copyright© 山西大学校友办 版权所有
电话:0351-7010208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山西大学办公一楼 邮编:03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