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母校新闻 通知公告 服务校友 校友捐赠 《山大校友》 征稿启事 办事指南 领导信箱
  校友文苑               
  您所在位置: 首页» 校友文苑»
 

您要一直甜甜的微笑,欢喜无忧——记山西大学化学化工学院阴彩霞教授

发布者:校友办     时间:2019.10.16


文/张雅琼

 傍晚时分,阳光静谧,一灯如豆,我坐在桌子前望着日历上那个大大的2019年,思绪顿时如纷飞的蝶开始不断地蔓延蔓延,停不住,也控制不了。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一往而矣,恍惚之间我已由当年那个青涩的研究生变作了如今的校友,而我的导师阴彩霞教授也已然年过四十,是那个每天早起照镜子都可以看到眼角细碎褶皱的年纪,她忙碌着,憔悴着,却也熠熠生辉着,似乎只要她站在那里就能给人以无穷的力量。

可是我知道,我的导师她是辛劳的。

她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从来都不曾午休,兢兢业业地奋斗在一线科研岗位上,无论是阳光微凉的清晨还是漆漆深夜你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她。她在学习,科研,以及生活方面都给予了我们很多帮助。每当实验遇到问题,她都会耐心指导,给我们以启发,毫无保留地帮助我们。而今,她虽已年过四十却像是二十多年纪的学生,永远都有着耗不完的精力,像是一团永远燃不尽的火,灼烧着,灼烧着,内里有着取不尽的光和热,小小的一点,雀跃着,雀跃着,却有着燎原之势。

可是好多时候,她眼底那些遮不住的疲惫还是会提醒我们,她真的不是一台“永动机”,她也会累,也会疲倦,她只是一个有着强大内心,身高172cm,体重才刚刚过百的瘦小女子,她那么高的个子甚至可以穿上M码的衣服。微信图片_20191019010030.jpg

张小娴说“来生我们要做这样的女子:面若挑花,心深似海。冷暖自知,真诚善良。坚持读书,写字,听歌,上网,摄影,有时唱歌,跳舞,打扫,烹饪,约会,狂欢。”可是我的导师阴彩霞她的生活何其简单,写到这里,我真的有些词穷,我冥思良久;也找不到更多的修饰词来形容她的生活,似乎除了“科研”就是“工作”,再就是吃饭和接“盼盼”(女儿)了。

哎,有点遗憾,看来我的导师她是注定做不了张小娴口中的“女子”了!闲散和忙碌终究只会是字典里的一对反义词,选择了其一,剩下的就是对立面了。

于了,我还知道我的导师她是会“发热”的!

细细算来,其实我们课题组在化院也算是大课题组了,从研一的师弟师妹算起,到博士师兄师姐们多多少少也够20人了。而这么多人的科研工作都需要阴老师来一一管理,她是细心的也是耐心的,总是甜甜的笑着,温暖而和煦,一点一点仔细纠正着,指导着,像是冬日晨曦里隔着雾霭的暖阳,一丝一缕的散发着自己的光和热,潺潺地渗透着。

那个时候我生病了,具体时间记不清了,只依稀记得当时文瀛餐厅的鸡蛋灌饼还没有涨价,依旧是三块五一个。我去找导师请假,当时害怕急了哭哭啼啼的,简单描述了几句之后,她就直截了当地说“赶紧去买票吧,回家!”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的我戛然心安,像是有不知名的东西被哆啦A梦偷走,化作了四月天边纷飞的细雨。

 事后证明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当时的我被吓到了。

 蓦然,我还知道我的导师她是坚强的。(其实这是一些有关于背后的故事。)

 那一年是2010年,这一年对于我们来说是明媚的,是光鲜的,是像朝阳般积极向上的。可是这一年对于阴彩霞老师来说,它却是晦暗的,黑色的,乌漆漆的……,是这世间所有晦暗的颜色。

 5月29日,天气晴好,似乎这一天像之前的所有日子一样渲染着幸福和美好的基调。临近中午,阴彩霞老师和她的爱人霍方俊老师(同为化学院教授)一起去沃尔玛超市买东西,突然间霍老师脑梗发作紧急送往医院抢救,昏迷了整整三天,终于醒来后无法下床,生活不能自理。

 而同一时刻,阴老师的女儿才刚满1岁四个月,嗷嗷待哺,那么小,那么小,她能做的唯一事情就是眨巴着那双黝黑的眼眸望着躺在床上的爸爸和泪流满面的妈妈,无措而懵懂。

 这像是一道惊雷,毫不留情的炸开了属于阴老师的那份温暖和幸福,那么冷血那么薄情,那一刻,她从天堂直坠地狱。

 可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阴老师也仅仅只是给了自己一天的时间消化情绪,便再次投入了生活的怀抱,因为她知道这一刻她必须坚强,没有人替她软弱,她是妻子,更是母亲,她绝对不可以倒下。

 再后来,她一个人粉冠玉带,凤冠霞衣乔装登台,唱出了属于自己的盛世欢歌。她扮演母亲,扮演妻子,更是扮演了一个优秀的科研工作者和管理者的角色,不仅获得了诸多荣誉,发表了100余篇sci论文(其中20篇左右高档次论文),还培养了多名优秀的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她本人也获得了2018年山西省研究生教育优秀导师的称号。

 末了,幕布合上,她潸然泪下,躬身完美谢幕!

 此后所有的日子终于又再次步入了正轨,霍老师病情好转,女儿日渐长大,慢慢懂事……

 循环了这么一周后,有关于生活的故事终于又再次回到了幸福的起点,扬帆起航。

 最后的最后,我还知道我的导师她是“脆弱的”。

 其实写下“脆弱”这个词,我真的有些犹豫,我有些不确定这样的词语来形容她是否合适,可是纠结之后,我还是坚定的写下了这两个字。

 是的,她是坚强的没错,可是她有些时候她却也是脆弱的,压力巨大无法承受的时候,她也会绝望也会崩溃,人非神明,孰能无情无感,眼泪本就是一种上天的馈赠。

 那年夏天临近毕业,我真的见到了因为受不住各方面压力而嚎啕的她。

 那一刻的我有些呆滞,也有些茫然,停滞了几分钟后,我才缓过神来,莫得心里腾起了一股酸楚,那一刻我才明白过来原来坚强的背后其实是脆弱,所有台上的荣光都要有巨大的付出。

 在这里我想说,其实这一生可以很长也可以很短,长到咫尺天涯,短到抬起眼帘就可以望穿彼岸,人生长路漫漫,走过的所有岔口都会留下自己的伤疤,可是我们千万不要回头,因为终有一天它会消散,既然选择了头顶王冠,那么就势必要承其重,成长的代价就是凌迟千遍,忘却过往,最后涅槃重生!

    在此诚挚的感谢我的导师!

在之后的日子里,我希望我的导师可以做一朵朝气蓬勃的太阳花,永远可以面对阳光灿烂微笑,闲来静静听风推浪,看尽四海波澜。

 祝您余生喜乐无忧,长乐未央,一直甜甜的微笑,得到这世上所有额外的眷顾!

图片1.png

作者与阴彩霞老师合影

    (作者简介:张雅琼,山西大学化学化工学院2015级研究生,现在辽宁大学化学院分析化学专业攻读博士学位。



Copyright© 山西大学校友办 版权所有
电话:0351-7010208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山西大学办公一楼 邮编:03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