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母校新闻 信息动态 通知公告 服务校友 校友捐赠 《山大校友》 征稿启事 办事指南 领导信箱
  学府之光               
  您所在位置: 首页» 学府之光»
 

浓浓乡土意,切切民俗情——记文学院段友文教授

作者:尉倩倩   发表日期:2014.6.16



 
 
段友文,男,山西襄汾人,1957年生。山西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民俗学会常务理事,山西民俗学会副会长,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山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委员会委员,长期从事民间文艺学、民俗学的教学与研究。
教学方面,为本科生讲授过民间文学、民俗学、儿童文学、写作等课程,为研究生开设过民间文艺学研究、民俗学原理、文化人类学、文艺民俗学、神话学与传说学、田野调查的理论与方法等课程,指导的研究生连年被评为优秀毕业生,曾多次被评为优秀研究生导师。
科研方面,先后承担了多项国家级和省级社科研究项目,主要著作有:《汾河两岸的民俗与旅游》旅游教育出版社,《黄河中下游家族村落民俗与社会现代化》中华书局出版,《走西口移民运动中的蒙汉民族民俗融合研究》商务印书馆出版,主编并主要撰写了“黄河文化丛书”《民俗卷》,参加了《民俗学概论》、《民间文学教程》、《民间文学导论》等多种国家级教材的撰写。在《文艺研究》、《文艺理论与批评》、《东方丛刊》、《民间文学论坛》、《民俗研究》、《民俗曲艺》(台湾)等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五十余篇。代表性的论文有:《南蛮盗宝型传说母题的文化阐释》,《论民歌的审美意象》,《五四知识分子与民间文艺运动》,《论李自成传说的英雄叙事》《平水神祠碑刻及其水利习俗考述》,《抹不掉的集体记忆——山西祁县昌源河洪涝灾害与民俗调查》,《乡村权利文化网络中的“社”组织研究》,《“走西口”习俗对蒙汉交汇区村落文化构建的影响》等
  
癸巳初秋,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我带着满怀崇拜与不安,前去拜访敬仰已久的段友文老师。踏进他办公室的那一刻,我的不安就被他的平易近人消解了。接下来的谈话,不仅使我了解了段老师的生活经历,也让我领略了段老师的幽默风趣,整个谈话使人如沐春风。
乡土童年,“情”根深种 
 临汾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帝王世纪》称:“尧都平阳。”平阳即临汾。临汾“东临雷霍,西控汾河,南通秦蜀,北达幽并”,位居中原,四通八达,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1957422日,段友文出生在位于临汾市襄汾县曹家庄的小村庄北焦彭村。两岁时,送予姨母抚养,姨母家住姑射山脚下的盘道村。盘道村是个古老的村落,文化底蕴深厚,人口众多,民风淳朴,气度恢弘。在这里长大的段友文,耳濡目染,也造就了自身开阔的心胸,为他以后能兼容并蓄地学习各类知识提供了可能。
 段友文家住的四合院,是一院四户,相处融洽,同住有位本家老辈。段友文老师回忆说:“当时感觉那老爷爷就有讲不完的故事,我们同院的几个孩子年龄差不多,都喜欢听他讲故事。有尧王鹿仙女传说,鹿崖,桃花洞,赵氏孤儿避难传说,还有《说岳》、《三国》等故事。”临汾是尧时帝都,传说鹿仙女是尧的夫人,曾居于姑射山,鹿崖、桃花洞是其居所。庄子《逍遥游》有云:“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说的正是这位鹿仙女。段友文老师说:“现在盘道村西南门内还有几孔窑洞,是当年程婴带赵孤逃难住过的。”此外,还有很多临汾历史上功臣名士的故事:呕心沥血、辅佐三世的皋陶,文才武略、称霸诸侯的晋文公,受命辅政、执汉牛耳的霍光,抗击匈奴、七战七胜的卫青,富可敌国、封侯拜将的柴绍,作《倩女离魂》、学富五车的郑光祖,等等。这些故事代代流传,几经传诵,不免脱离史实,但正是这亦真亦幻的故事,增强了趣味性,渲染了这些历史人物,使他们散发出圣洁的光辉,让人陶醉不已,每欲触之一探真伪。
 我国因其地理位置的缘故,自文明产生之日,便打上了农耕的烙印。农耕文明,安土重迁,重视家族绵延。后周公制礼作乐,华夏始为礼仪之邦。婚丧嫁娶,动土出行,均有所循之礼,虽经千年沿革,不似周时繁琐严谨,但在当时的农村,仍保留下了很多承继而来的俗礼。尤其是在盘道这样的大村落,很多俗礼仍被践行。这些礼节虽颇有宗教迷信之嫌,但多为美好的期盼和祝福。如至今仍保留的撒账习俗:在新床上撒红枣、花生、桂圆、莲子等吉祥果品,代表“早生贵子”的美好祝愿。
 在这样浓郁的生活氛围的滋润之下,年幼的段友文心里种下了一颗质朴而有探索性的种子,为他最终走上研究民间文学、民俗学的道路埋下伏笔。
刻苦学习,有容乃大
 1976年,段友文老师作为最后一届推荐上大学的工农兵学生,进入现在的山西师范大学学习。当时的推荐不像现在考大学,学校、名额都很少,须得德才兼备,有真才实学,才有机会一跃龙门。年仅19岁的段友文,知道这样的学习机会来之不易,勤奋上进,从不懈怠。段友文说:“当时读到《诗经》、汉乐府民歌和南北朝的民歌时,我就像是被勾了魂,脑子里不停设想着人们唱和时的心情、神态、动作,憧憬得很啊!”悠游文学世界,倍感光阴似箭。79年毕业时,班长在他的毕业评语中写道:“学习十分刻苦认真!”当时,学校有两个留校名额,时任山西师范大学中文系主任的阎宪康先生点名要段友文留校。阎先生是这样说的:“我记不清楚那孩子长什么样,但我知道他的古代文学能考94分,我看过了,其他各科成绩也很优秀,这样的人,我们不留,岂不可惜!”留校后,阎先生要求段友文跟着他招收的第一批古典文学研究生一起上课,段友文那时虽已为人师,但他没有丝毫优越性,虚心进取,一节不落地和当时的研究生上完所有课。
 829月,作为青年教师,段友文参加了国家教育部主持的高校教师进修班,前往当时的西南师范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学习。临行前,当时的教务处长冯一健先生对段友文说:“去了一定要听听彭维金的民间文学课,你肯定喜欢。”在西南师范学院,段友文学习了文艺学、外国文学、中国古代文论、美学等。学习期间,他就像是一个探得宝藏的孩子,精神奕奕,不知疲倦,如饥似渴地吸收着不同专业的知识。此外,他特意去听了彭维金老师的民间文学课,段友文老师回忆当时的感受,说:“彭老师因为自己的婚姻不幸,对民间情歌很有自己独到的感受。讲课时,情到深处,有时若那备受压抑,不得与心上人共结百年之好的男子;有时又好似自己就是那冲破礼教,追求婚姻自由的女子。情感渲染非常到位,常常是已经下课了,同学们还置身歌境,如痴如醉。”正是这样的深情启发,使得沉睡在段友文内心的民间文学种子破土而出,从此一发不可收。段友文老师说:“后来,我回到临汾,在书摊上看见有“民间”字样的书,就不能自已,倾囊相购。有想要的书,书摊上没有,就三番四次拜托老板一定要留意采收,哪怕我多出点钱呢。当时在西南师范学习的时候,有幸和彭维金先生一起去他的居所吃饭,他家四壁皆书,《民间文学》从创刊到当下,一本不缺。而且,他穷一人之力就编写了《民间文学研究资料索引》。真是震撼不已啊!”
 当时的段友文老师是从事写作教学的,但是他没有把自己局限在写作的框架内,本着兼收并蓄的思想,积极去接受文艺学,古代文论,外国文学,美学等多方面的知识,不断地丰富着自己的内涵,不仅架设起越发完备的知识结构,而且沉淀出更加开阔的心胸,为他以后能够成为跨专业的学科带头人、得到不同领域的一致好评打下了基础。
学科带头,界内名人
 837月,段友文老师从西南师范学院学完归来,在山西师范大学担任写作课教师。86年在山西师范大学学报上发表了第一篇关于民间文学的论文——《论民间谚语的美学思考》。一经发表就引起海内外的关注,被《人民日报海外版·学术园地》引介。88年,段友文老师在山西师范大学开设民间文学选修课,当时,山西高校只此一家,就全国高校而言,也屈指可数。课余,段友文老师还组织学生成立民间文学兴趣小组,采风小组,并编辑出版了《山西师范大学大学生民间文学采风作品选》,激发了同学们学习民间文学的积极性。919月,作为访问学者,前往北京师范大学进行为期一年的学习,师从民俗学一代宗师钟敬文先生,从事民间文学及民俗学研究,多得先生耳提面命。 在此期间完成了山西省教育厅人文社科项目“山西民俗研究”,并被列入了北京师范大学民俗学家张紫晨主持编写的“中国民俗旅游丛书”,名为《中国民俗旅游丛书·山西卷·汾河两岸的民俗与旅游》,由北京旅游教育出版社出版。初扣民间文学大门,段友文老师就用自己的成果向学界宣布,一个由他引领的山西高校民间文学、民俗学人才培养时代,从此开始了。
 927月,段友文老师从北京师范大学学成归来,这一年是他人生的重大转折点,也是山西民俗学及民间文学高校教育研究的转折点。同年,他在山西师范大学开设民俗学选修课,在时任校长陶本一先生的大力支持下,成立了“黄河民俗文化研究室”。此机构经过几年的积累、沉淀和酝酿,终于在979月学校正式批准,提升为“黄河民俗文化研究所”,并由段友文老师担任所长。从此,段友文老师致力于民间文学、民俗学的教育和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2000年,经教育部批准,在段友文老师的主持下,山西师范大学可以招收民俗学(含中国民间文学)的硕士研究生。04年,对段友文老师而言,也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他作为引进人才,被调往山西大学任教,然而山西师范大学怎愿轻易放弃如此悉心栽培且德高望重的学者?于是乎,时势造就了这样的传奇:段友文老师于04年作为第一学科带头人,同时为山西师范大学现当代文学专业和山西大学民俗学专业申报成功了硕士点。回忆时,段友文老师笑着说的:“当时申报的时候,我觉得这个有违规定,怕是两个点都申请不下来,谁知道,出乎意料的是:两个点都批准了。”事实上,正是因为段友文老师兼收并蓄,知识结构多样化,才能得到不同专业的一致认可,成就这一段学术史的传奇。
 04年,段友文老师被调到山西大学后,积极在山西大学推进民俗学和民间文学的教学研究工作,并在时任文学院院长刘毓庆先生的鼎力支持之下,成立了民俗文化与俗文学研究所,且担任研究所所长,使民俗学和民间文学成为一个很有潜力、发展前景广阔的学科。在山西大学,为本科学生开设民间文学专业课,以及民俗学选修课,使得山西大学民间文学和民俗学形成一个自身完备的本科——研究生逐层递进的教学系统。同时,也让山西大学文学院的学科设置和建构更加完善。此外,段友文老师也积极培养新的民俗学和民间文学的研究者,形成了一个以他为中心,以研究所为依托,以卫才华、侯姝慧、郭俊红、魏晓虹等青年教师为骨干的一个民俗学和民间文学研究教育团队,使得山西的民间文学和民俗学表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在切实践行“为人师表”理念,为教育领域竖起一面模范大旗同时,他那与教育相得益彰的学术成就,也在学界独领风骚。教学之余,段老师积极进行学术探讨和研究,完成了很多有深远意义和影响的专著和论文。代表性的有:专著《黄河中下游家族村落民俗与社会现代化》,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最终成果,中华书局200710月出版,全书46万字。先后获山西省2008年百部(篇)工程一等奖,山西省教委人文社科优秀成果一等奖,山西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中国文联“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一等奖。论文《晋东南成汤崇拜的巫觋文化意蕴考论》发表在《中国文化研究》2008年第3期(秋之卷)。论文《论李自成传说的英雄叙事》,发表在《民俗研究》2009年第4期,20000字,全文收入《中国民间文艺学年鉴》2009年卷。论文《乡村权利文化网络中的社组织研究》,发表在《民俗研究》2005年第4期,25000字,《中国社会科学文摘》2006年第4期转摘。论文《农耕文化的诗性呈现》,发表在《文艺争鸣》20116月号(上半月)。曾参加面向21世纪教材的编写,如分别由段宝林和刘守华主编的《民间文学教程》,由钟敬文主编的《民间文学概论》等。曾主持完成了世界银行与山西省建设厅合作项目“中国经济改革实施技术援助项目《山西省古村镇保护利用与减贫方略研究》子项目《山西省古村镇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专题报告》”;教育部人文社科规划项(09YJA850013)“走西口移民运动与蒙汉交汇区村落的民族民俗融合实证研究”等多项省级及国家级研究项目。那些经他之手而永存的民间瑰宝,将以其不朽之价值,彪炳千秋。
 作为一个著作等身的知名学者,段友文老师仍然谦虚谨慎,他说:“成果是一个衡量的标准,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历代民众世世代代、祖祖辈辈留下的民间文化这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得以保存,让老百姓们创造的文化走上了大学的讲堂,参与到国家的文化建设中,这是最让我感到欣慰的。”正是怀揣着这样的赤子之心和对民俗学的无限热忱,才使得段友文老师可以在这条研究道路上走得越来越远。
   后 
 目前段友文老师担任着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10BSH028)“古村镇文化景观整体保护与扶贫策略研究”;与三晋出版社签订协议,编纂《山西民间文学史》。听段老师描述,此书卷帙浩繁,将全方位地展示山西历代民众创造的文化,使之走向全国,走向全世界,展示山西劳动人民的精神世界。

Copyright© 山西大学校友办 版权所有
电话:0351-7010208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山西大学办公一楼 邮编:03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