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母校新闻 信息动态 通知公告 服务校友 校友捐赠 《山大校友》 征稿启事 办事指南 领导信箱
  学府之光               
  您所在位置: 首页» 学府之光»
 

品味生活——访卫广来教授

作者:阎轶洁   发表日期:2011.2.15

  初次见到卫老师,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张慈善和蔼的面容:炯炯有神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眉宇间流露出一股自然健康的快乐。他的开朗、乐观、随和、诚挚、大方,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让人不得不对这位教授心生敬意。

  
  卫老师是山西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中共党员,1954年2月13日(农历正月十一)出生于运城市盐湖区上郭乡中陈村。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获历史学博士学位。研究方向为秦汉魏晋南北朝政治史,在《历史研究》、《文史哲》等期刊发表论文、译文20多篇,著有《汉魏晋皇权嬗代》、《老子》等书,合著有《中国古代历史备览》、《北魏史》、《山西通史》等6部书,2003年获山西省第四次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二等奖,四次获山西省社科奖,七次获国内其它科研奖。主讲的研究生课程有魏晋南北朝史概论、魏晋南北朝政治史专题、中国古代政治制度史。主讲的本科生课程有一年级基础课中国古代史、三年级选修课秦汉史、全校小学期中国史大讲堂。2001年学生评教以来,本科教学连续8年16个学期评为第一。2002年主讲的本科生基础课中国古代史)(上段)评为山西大学优秀课程,同年获山西大学第二届富士康奖教金。2004年评为山西大学教学名师、山西省模范教师。2005年评为山西大学十大优秀共产党员标兵。2006年评为山西省高等学校教学名师。2009年获宝钢全国优秀教师奖。2010年主讲的本科生基础课中国古代史评为山西省高等学校精品课程。
 
学贵自得师,终圆求学梦

  卫老师是我们山大历史系76级的学子,以后在山东大学、北京大学学习。他从高小起就考第一,学习成绩很优秀,高中毕业于名校运中,在大学期间更是班里的佼佼者,每学期期末成绩都是全班第一。大学毕业以后留校任教。1983年,卫老师考上本系的研究生,毕业后仍在本系工作。现在担任魏晋南北朝史研究生导师。
  由于学习成绩一向很出色,大学期间的卫老师没有什么学习压力,他按部就班,轻轻松松进行着各门课程的学习。此时的他心里很平静,没有什么思想负担,真正过着一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惬意生活。在研究生学习期间,卫老师开始对秦汉时期的历史进行研究,潜心研读了专业史籍与理论著作,收集了很多论著。
  有人说做学问好比盖房子一样,要把基础打得深厚,房子才能盖得高。这是对以吸收、学习为主,刚开始步入学术殿堂的学子而言的。而进入研究生学习阶段,就开始要求具备自我钻研,自我开拓的能力了。这时,做学问对卫老师而言用树木生长来比喻就更加贴切一点。树木在大地扎了根,吸收土壤中的水分和养料,好比静态书本知识;在上面长出枝叶,接受阳光和空气的滋润,好比来自自然界的信息;然后通过体内细胞进行消化与分解,好比人脑中动态的思维过程。只有每个环节都做到恰到好处才能达到根深、枝壮、叶茂、果硕的程度。研究生的学习就好比阳光和空气的滋润,让卫老师拓宽了眼界,同时也开始思索开辟新的研究方向。
  大量的阅读和勤奋的学习可以增强人的阅历、识别能力和判断力。同时大量的信息也为卫老师提供了一个机会。终于有一天,卫老师在1985年第一期的《历史研究》上发现了田余庆先生的一篇文章《论轮台诏》,这篇文章使卫老师的研究生涯发生了重大转折。“在我眼前突然闪出一道光彩,出现了一条明亮的道路。”他说:“我完全被田先生的学术所征服。”就是这么一篇文章使卫老师成了田先生的忠实追随者。他重新定位,对田先生的论文进行推敲,琢磨,从新的角度,用新的方法开始了新的学习和研究。
  对田余庆先生,卫老师有着无比的尊敬和感激。“学贵自得师!”卫老师感慨道。在接下来的岁月里,卫老师立志要拜田先生为师。十年苦读,柳暗花明。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1994年的时候,卫老师决定考博,并如愿以偿的成为田先生的闭门弟子,以魏晋南北朝为研究内容。而这一年,卫老师已经40岁了。这是他的第一次考博,再晚一年,他就超过了国家规定的考博人员年龄限制。好险啊!这迟到的幸运是对卫老师多年来努力的回报。人生就是这样,有得有失,虽然已近不惑之年才读博士,但是人生阅历的丰富也为他接下来在北大的学习生活提供了充足的动力。

奋发努力出硕果   志同道合情意深
  人们常说,一个人的成功在于天资、机遇和努力。如果卫老师具有天资,也抓住了机遇,那么他成功的关键就在于努力了。在北大学习期间,卫老师刻苦地工作,力图彻底理解每一个课题,并且反复检查自己的工作,不断提出质疑,在学术争论中兼容并包,从善如流。正应了马克思的话:“一个成功的学术研究者需要的是眼光,勇气和毅力。”卫老师用惊人的毅力吮吸着各方面的知识精华,最终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对于前人积累下的宝贵知识不但要学,而且应该有强烈的学无止境之感。和对仪器一样,关键是要能主宰它,灵活运用它。若说此时的卫老师像是那棵根深叶茂的树,收获的必然就是丰硕的果实。卫老师在虚心向别人学习的基础上,也有了自己独特的见解,并且得到了田先生的肯定和赞赏。田先生鼓励他在适当的时候可以把自己的观点推到公众的面前。
  经过自1985年以后15年的自我完善,卫老师终于决定要出书了。15年磨剑终成利器——《汉魏晋皇权嬗代》,这本凝聚了他所有心血的著作终于在2002年出版了。我想卫老师本人对这本书也应该是很满意的。
  闲谈时,卫老师提到《好汉歌》。“大河向东流,天上的星星参北斗”——这里讲的就是人生的方向,但应该做到“该出手时就出手”——人的一生中,机遇是很有限的,你碰到机遇就要好好地干,犹犹豫豫的什么也做不成。
  在北大期间,卫老师也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博学多才的朋友。大家生活上互相关心,学术上兼容并包,在共同的进步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每当说起这些老朋友,卫老师总是如数家珍,感谢他们的同时也给予他们极高的评价。
  直到今天,卫老师和那些朋友们仍保持书信往来,其情其谊,山高水长。特别是与田余庆先生分别日久,暌隔两地,但彼此心心相知。
                         
热爱生活 人淡如菊
  尽管每日徜徉在古典文献中,与前贤先哲对话,卫老师也并非在故纸堆立过着苦行僧似的日子。他也很重视装点生活,既乐在学问之中,也乐在学问之外。他有一个温馨幸福的家庭,也在努力尽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他喜欢运动,爱好文学,特别是对宋词情有独钟。有时还爱捡老调子哼哼。然而无论是丰富生活,愉悦性情,还是增长见识,开阔胸襟,他魂牵梦绕的还是做好学问。而在十几年的求学治学生涯中,他在精神上不断升华。前人“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成为他追求的生活境界。直到今天,他仍觉得自己的能力是相当有限的:“就自己的知识结构和资质而言,我只适合做第二流的工作。”
                         
洋溢着快乐和睦的家
  “婚姻是人生之大伦”,在卫老师的眼中婚姻是不能草率的,卫老师有位相偕风浪的好妻子——卫阿姨。
  在家中,卫阿姨用行动全然解释了爱。她爱丈夫,爱女儿,爱这个家,更爱生活所赋予的一切。阿姨宽容礼让,勤劳善良。为了丈夫的事业,孩子们的学业,她承担着几乎所有的家务。她快乐地付出着,忘我地支持他们,从无怨言。卫老师说阿姨待人宽,品格上有过人处,他很敬重她。
  卫老师对女儿们的教育方法是鼓励而不是逼迫和苛求。他总是随着女儿们的个性让她们发展,从不强求把他们铸成固定的模式。他从不赞成“死用功”,还有意无意地为他们营造一种轻松的氛围,他时常跟女儿们玩,带着女儿们玩。卫老师相信,每个人的发展方向总是不一样的。一个人喜欢什么就可以在这些上取得成绩。“女儿们总比我们家长强!”卫老师这样说。
  但正是因为父亲如此不苛求孩子,两个女儿反而有了种自发的意愿。他们的学习成绩都很优秀。特别是在卫老师北大学习期间,孩子们都是奋发地学习,都想给父亲一个惊喜。当归来的父亲捧着女儿优秀的成绩单时,他心里是那么的快慰;当看着女儿们日渐增长的知识,日渐成熟的心态时,卫老师开心而满足。
  给予孩子们决定自己前途的充分自由的同时,卫老师总在孩子们面对困难的时候从侧面加以指引,用鼓励代替责罚。“你会把它弄好的,凭你的聪明这点事难不倒你!”父亲总是这样对女儿说。而孩子们往往就是因为父母漫不经心的话而得到鼓励,对视为畏途的事情产生兴趣并把它做好。,
  无论是卫老师还是卫阿姨都很爱孩子,他们很少对女儿们疾言厉色,而总是温和的,永远带着微笑的。整个家里充满了快乐与和睦。爱是一家人幸福的真谛。
  生活不会为你安排得井井有条,我们应该井井有条地安排生活。卫老师就是用他那千分的热情,万分的真诚品味着生活,享受着生活。他用快乐的红色,执着的绿色,真诚的蓝色把原本透明无色的人生长河点缀得五颜六色。

Copyright© 山西大学校友办 版权所有
电话:0351-7010208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山西大学办公一楼 邮编:03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