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母校新闻 通知公告 服务校友 校友捐赠 《山大校友》 征稿启事 办事指南 领导信箱
  缅怀师友               
  您所在位置: 首页» 缅怀师友»
 

怀念恩师 感念师德——追忆梁嘉骅老师

作者:张信东   发表日期:2012.3.21

  
  梁老师,您走了!?学生还没来得及和您道别,您就这么急,真的走了吗?当我还在伯明翰阿斯顿大学挑灯夜战准备presentation,身心疲惫去亲历2011英国会计金融学年会,为学科发展走向国际学术舞台,艰苦挑战自我,尽力去尝试的日子里,您却经历着人生最后一次非同寻常的旅程——从人间走向天堂。我首次参加全英文国际会议,很有压力,报告被安排在最后一场,ppt的完善又占满了所有会议外时间,很累。14号晚上回到杜伦,北京时间15日早,得知噩耗,此时您已走过人生最后的驿站。

  您说过一句话:人的死亡,99%是自杀。我深信。是啊!当一个人自己放弃了生存的愿望和追求时,他的生命将会停止,只要他自己不言放弃,努力生活,战胜困难,生命就会延续。我体味您的这句话,确信很有道理,把这句话作为自己学习、生活、奋斗的指导,并予以传播。生活中有些人八十、九十多岁身体尚可却时犯糊涂,我想是不学新知、不求进取的结果,我想只要像您一样保持积极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坚持学习,精神不老,人就不老,生命就会延续!然而,您的过早离去,瞬间让我对这一信念产生怀疑,因为您一直是那么自信,充满活力,绝不会是99%中之一!
  整个晚上,我在想,是我们共同坚守的信念不够坚定?还是有更加超越这一精神层面生活态度的信念必须坚守?我想到在大家都还并不富裕的年代,您和学生们在您家中讨论问题,学术讨论是那样的投入、专注、引人入胜,锅里炖的鸡糊了,您派学生出去再买一只接着炖,不知不觉,从下午讨论到晚上有时到深夜,您还是那样不知疲倦,第二只鸡又糊了!您一笑了之。是啊!烧焦了鸡的糊味又怎么能够冲淡您和学生探究知识真谛的欢快呢?您从来都是不知累,经常加班至深夜至凌晨,过度吸烟成了您驱散疲劳的唯一依赖,却也埋下您这次病重的主要祸根。从1980年我大学时代在数学系做您的学生,到2003年管理学院组建,我很幸运走进您率领的团队,到2009年查出您有肺病手术治疗,到一年前我们大学同学相识30年相聚会上您的亲临,30年风风雨雨的相处中,我从来没有看到过您疲劳。在我心中,您是一台永动机,使不完的劲,用不完的力。申报学位点筹划、学科评估材料准备、硕士博士生的开题答辩,您从来都是思想最活跃、精力最旺盛、忘记了吃饭、忘记了休息、永不消停的好领队,每次任务紧急,加班加点,都少不了您的身影,少不了您的最后把关。
  我明白了,是您多年来高强度、忘我的工作,过多地透支了您的生命。您为山西大学管理学科发展事业沥尽心血,但却从未关爱呵护过自己的身体,运动场上没有碰见过您,却经常见您夜战之后头发还没有梳平又激情荡漾在博弈论的课堂上。也许您还没来得及调整自己退休后的生活,病魔却早已无情潜入您的肌体;刚刚退休工作量有所减轻,您却不得不再次出征,和病魔作战;即使在这段日子里,您依然开朗,对自己的病情和治疗过程了如指掌,并积极配合。您的一生,是高效率工作的一生,是成绩斐然的一生,也是持久奋斗的一生。
  连续几个夜晚,我一醒来就无法入睡,我不愿相信回去再也见不到您,不能与您促膝交谈的事实!虽然您不是我的硕士导师和博士导师,我却从您身上得到很多,受益最多。大学时,我就非常羡慕1978级应用数学专业的学长们,是您亲自辅导他们,在您的家里,全方位的,好多次的,不计报酬甚至管饭的,在那个研究生招生量还极少的1982年,约30人的班级就考取了4个研究生的辉煌战绩!而且还都在中科院和国内一流大学,国家杰青获得者郭宝珠就是之一。我也羡慕过1981级的学弟学妹们,因为在他们毕业的那一年,您在数学系招收了研究生。我不是太早就是太晚,都没有赶上做您门下学生,所幸后来爱人替我补上这一缺憾,少了我些许遗憾。在我们共同工作的日子里,在管理学院快速发展和管理科学与工程学科成长的日子里,您给我们留下的记忆太多太多,音容宛在!您给硕士生、博士生授课,给本科生做学术报告,博弈论与信息经济学、经济演化、管理学思想史、复杂性理论、企业生态理论等,您讲这些课是那样的游刃有余,对国家乃至国际形势发展动态的准确把握,对学科发展前沿问题的理解和敏锐,对事业永无止尽的追求和献身精神,令晚辈叹服!您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古今中外的知识能够融会贯通。您去汾酒集团报告的题目是公司治理与中医看病,多么富有哲理,因为您还通晓中医和西医。从您身上,我体会到自己从小偏爱数学、钟情理科、欠缺历史地理知识是如此限制管理学科的发展!然而,又是您的实际行动教育了我:学习知识,任何时候都不晚!记得上大学时,我去您家里问数学题,看到饭桌上放着一本您正在翻阅的《高等数学》,当时的我很费解,因为对于一个数学系老师来说,分析、代数、方程、概率等每门课程的深度和广度远远超越了高等数学内容,凭您的水平,怎么还在看高等数学呢?是不是太浅了点?逐渐地,我明白了,站在高处回头再来潜心研读最为基础层面的知识,往往会得到真经,一定会收获首次接触时并没有真正理解、掌握和能够得以运用的知识真谛。您学识渊博、思想深邃、见解独到、分析问题透彻,是您一生谦虚、善学、勤奋、长期积累的结果。记得在去汾酒集团的大巴上,您手中拿着一张纸一支笔,上面有需要推导的数学公式,一路旅途颠簸,大家有说有笑,而您却在为解决科学研究中碰到的难题抓紧分分秒秒。敬爱的梁老师,您就是一本我们永远学不完读不尽的书!从您身上,我知道了如何能够当好一名合格称职的教师,如何去充实和提高自己,怎样做,才是真正高水平的以身作则和言传身教!但您的超负荷工作违背了人体物质上还要求遵守的自然法则,没有哪怕是些微地去关注一下自己的身体和体质变化,以至于我们坚守的精神信念没有足够的物理支撑合力来延续您的生命,您的过早离去,对管理学院、对管理学科发展实在是无可估量的损失!
  连续几个夜晚,我一醒来就无法入睡,我懊悔自己没有和您正式道别!我在追忆,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何时?谈了什么?您身体状态如何?只记得2010年春节我们一起吃得饭,感谢李院长宫书记的细心和周到,您和我们留下了难忘而珍贵的合影;2010年五一节,在您出席我们同学聚会的前一个晚上,我们几个学生代表在您家中又是很长时间的深谈,我想多听您的传授,班长怕您累,但还是不忍打断您的健谈,那时,您依然是精神抖擞,动力十足;去年528日至29日,2010届博士生答辩,您还和往年一样,全程参加,依旧是那样认真执著,严格要求。我相信,您一定能控制病情,战胜病魔!我从去年8月来英国仅一年的访问时间,就是没有这个思想准备,因为一直以来您给我印象中的状态并不会有危险。2009年的手术是很成功的,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我深深谴责自己:没有把您当成病人去探望,更没有在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去安慰您。
  “有的人死了,他依然活着;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一个人生命的价值不在于他活多长,而在于他给社会,给后人留下什么!您紧张、高效、多产的75个春秋,留下了太多太多!我们敬重您,不单单是您的学识与才智,更敬重您的做人品格。您——纯正的广东人(直至您离去,我还是没有能够完整听懂您那带有广东味的普通话),孤身一人山西落户,无怨无悔地将自己的毕生精力和全部生命奉献给山西及山西大学。您开创了管理学科事业,为学科发展奠定了基础,按理贡献不小,但您没有图名利攀高职,也没有坐在功劳簿上论功享乐,而是以战略家的发展眼光,规划了学科发展的未来方向和目标,提升学术水平,提高人才质量,您给晚辈指明了继续前行的方向和奋斗目标。您说,在我以后的事业生涯里,又怎能够不时时想起您,奢望您的指点?
  您走后这段日子里,我时常想起饭桌上您会激情朗诵一首普希金的爱情诗,元旦聚会上您会即兴高歌一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答辩会上为了学术问题的论辩和激动,还有您家中鸟语花香、布置极为精致和温馨的客房。您是我可望不可及的学习榜样,我时常惊叹您自己设计装扮的会客室,很小、很整洁、很干净、很丰富、很雅、很有创意,自己亲手铺设的小条木地板、水声潺潺的小小养鱼缸、唧唧喳喳热闹的鸟笼、延伸到阳台的盆景和盛开着的鲜花,每一处的布置都透出主人的精心和智慧,既不奢华又不俗气,典雅而有情调。其实您是一个很热爱生活的高品位教授,您并不是只懂得学习和研究,大学时去你家,印象极为清晰的一幕,是您转身从厨房出来,接待前去求教问题的我,随后传来夫人的系列询问——放多少盐?倒多少酱油?
  敬爱的梁老师,学生思念您,想对您说的还有很多很多……您永远是我学习的榜样,您无私留给我们的博弈论、管理思想史等课程课件,留给我们的思想智慧,留给我们的如何作为,会帮助我、激励我,在您开创的事业道路上,继续努力,尽心工作,以实际行动和工作成绩来表达我对您的哀悼。
  敬爱的梁老师,安息吧!一路走好!

 
 (作者为山西大学管理学院博导、教授。)

Copyright© 山西大学校友办 版权所有
电话:0351-7010208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山西大学办公一楼 邮编:03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