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机构 母校新闻 通知公告 服务校友 校友捐赠 《山大校友》 征稿启事 办事指南 领导信箱
  缅怀师友               
  您所在位置: 首页» 缅怀师友»
 

一个能思想的人-----怀念戚桂宴先生

作者:马作楫 发表日期:2009.9.17 
  
  
我怀念戚桂宴先生。他,中共党员、中文系教授,当代著名的语言学家。
19162月,他出生在山东省威海市。1992720日,因心脏病突发,在家中溘然长逝。当时,老干处赵处长、中文系田副书记;先生的门生萧泰芳、白平等都急匆匆聚到戚老身旁。他们默默守望,不见善状,热泪潸然!我也呆立在亲人和良友间泣诉:……717日,我陪先生在山西省人民医院做心电图,还约定23日再做超声检查。他缓缓地迈步,一言一动微露着笑容。返校后10时又在他的楼前见面。他说,早感胸口不适,但未引起重视。怎料下午2时竟然与广大师生永别,惊悉戚老逝世,有的痛哭失声!
   戚桂宴先生是一个能思想的人。法国小说家巴尔扎克说过:“一个能思想的人,才真是一个力量无边的人。”诚然斯言,戚先生毕生虽经历坎坷泥泞,但他做出了不少的业绩。“七七事变”后,外患迭起,他“风华正茂、书生意气”,背井离乡跋涉到昆明。1940年,他以优异的成绩从西南联大毕业。他的革命理想和信念从未动摇。他以教书为掩护,为第三国际做贡献。他还为了昭告国人,又在《柳江晚报》担任主笔,大块诗文,激扬士气,弘扬民族大义,受到广大读者的爱戴。
1945815日,日本宣告投降,戚桂宴先生返回北平。他在贤达的邀请下,又到进德中学任教,同时也为晋察冀军区二处做工作。他是一个能思想的人,学过化学又兼治他学,凡文学、语言、外文等,他学之既熟,不少成就便层见叠出。往后,戚老又转到北京外国语学院任教,深受学生们的欢迎和热爱!
岁月如歌,此唱彼和。当年,学校教育处张保德处长受命到北京请教师,他便从北京外国语学院也请了几位,戚桂宴先生是其中之一。张保德处长见到我时说过,戚桂宴已分到中文系,那边反映他教学好。我想系领导也会分配给我们写作教研室,因为领导往往会安排新来的教师,到写作组改作文!适时会执教更需要的专业,我得以结识,心也沾沾有得。
教研室请戚先生到教育系教写作,反映也好。我们组搞教学改革试点,19659月的一次会上,戚老发言:“我们基本上是培养中学教师,改革必须联系中学实际。我认为中学不必学文言文。古汉语与古典文学要不要合并;现代汉语要不要与写作课合并,这都是应当讨论的问题。”我虽是教研室主任,对部颁的教学大纲,认为陈规陋习深,一时也说不出一个好意见。我觉得戚先生的立意有丰富的内涵。
“文化大革命”初,不少老教师关进了“牛棚”。戚先生没多受伤害,他却感到心地悲凉、迷惘。我理解先生内心有道不尽的风雨沧桑。复课以后,先生回到古汉语教研室,我俩彼此引为知交,缘分非凡。常听他谈经历、谈思想、谈道德、谈文化,我受益颇深。有次,先生赠我4本《胡风文艺思想批判论文集》,顺便问我如何看,我说胡风是文艺思想问题,他笑了笑。先生的学术论文,深受学术界的赞扬。文如《永孟铭残字考释》《厉王铜器断代问题》《侯马右简史探》和《汉语研究中的问题》等。我很肤浅,对此一窍不通,常有识者向我介绍戚先生语言研究之深,至足惊人。
  戚老常常与我谈起教师、门生萧泰芳、白平等人。他说在语言文字研究方面,这两位中青年教师陈述的见解有很好的创意,值得重视。而今,正是这几位受业的门生,他们不忘师恩,倾心将戚桂宴先生的论文汇编成册,让先生的文字、思想、道德永远昭示后人。我觉得他读书通解,学识渊博,从不张扬,也不务空言。他有高尚的人格与雅尚的风范。
我永远怀念戚老!                                                                                
                       
                         

Copyright© 山西大学校友办 版权所有
电话:0351-7010208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山西大学办公一楼 邮编:030006